陈颖杜诗选集
作者简介

Chan Sirisuwat (陈颖杜),泰国知名企业家,当代杰出的诗人、作家。1931年出生,祖籍中国海南省文昌。青年时揣三元港币到香港闯天下,后在泰国事业获得巨大成功,1997年曾被誉为泰国香干花(Pot-pourri)大王。由于对家乡的贡献,1998年海南省政府授予“赤子模范”光荣称号,2006年又授予“爱琼赤子”奖。1996年65岁时,考虑到人生只为钱而奋斗是生命的不值,就将全部企业交夫人管理,弃商从文。1999年出版回忆录《我的路》;2001年出版传记文学《三元港币闯天下》;2002年出版诗集《陈颖杜短诗选》,同时,创办《海南人》大型杂志;2003年出版传记文学《三元港币闯天下》修订版、诗集《人生之歌》;2004年出版诗集《静静的湄南河》、与一对十余岁子女合作出版画文集《梦想的家园》,并接受北京电视台专访和应邀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2005年出版诗集《爱的时光》;2006年出版文集《希望》(诗、随笔、小说、演讲录),2007年出版诗集《陈颖杜诗选集》,诗、散文、小说合集《在榴莲飘香的季节》和《微型诗选108首》。其文学作品曾先后被译成泰语、英语、法语、葡萄牙语、俄语、罗马尼亚语、希腊语、德语、日语等多种外国文字,发表于世界各国的报章、杂志和文学选集。

2005年出席第19届世界诗人大会并被授予“世界诗人”奖。2007年4月,被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IPTRC)授予荣誉文学博士称号。同年,美国“国际桂冠诗人联盟”(United Poets Laureate International)授予证书和勋章——“为了表彰陈颖杜先生以诗歌推动世界兄弟关系与和平,所取得的卓越贡献”;2007年9月3日,获希腊国际作家艺术协会颁发的“国际文学艺术奖”;2007年10月,被IPTRC推举为2008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Project Development: The International Poetry Translation And Research Centre(IPTRC)
策划: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
Editor-in-chief: Dr.Zhang Zhi
主编:张智



第一部分 诗

我的奋斗
——题30年前的相片
头发如一堆野草
不加修理
像个“土匪”
戴上老花镜
十足一个老保守
一个烟灰缸
装的是提神的咖啡糖
桌子上书籍纸张印章
比杂货店还零乱
电脑键盘在暗淡灯光中敲打
敲打着未来
我不泄气
乱糟糟的台面是面临的世界
我不修饰门面
是吝啬每方寸黄金的时光
争分秒
我蓬头垢面
但脑袋清净没有污染
我目不旁视,瞪准着的
是人生舞台的顶端
我没有虚度人生
我只有希望和力量

2007年春写于曼谷

心愿
夜空沉静
只有星星陪伴月亮
玉兔与嫦娥为伴
天上没有贫富
没有争夺
没有战争
只有和平与安宁
我愿与星星为伍
与玉兔为伴
远离这烦恼的世界
我追求的是
人间永恒的爱与宁静

2002年8月16日

白日梦
有一天我突然看到
一个清净如镜的地球
污秽的垃圾都扫到无际的宇宙
罪恶化为水流入无底的海洋
世间的贫穷化为蒸汽
融入天际的浮云随风消失
人间的忧愁悲切都被清洗
一去无踪
我看到一个充满欢乐的地球
人们在月球把酒当歌
在宇宙随心所欲
携云握雨地漫游
一条长街从亚洲延伸到欧洲
男女长寿千年
但有一天地球被行星撞击
化为灰尘
我的幻想也随之破灭

2001年9月23日

野草
你倔强 坚韧
不屈服于强权的烈日
狂风把你吹倒
又爬起来
洪水把你淹没
你更出人头地伸出水面
冰雪把你覆盖
明春你又再生长
是谁给你勇气和力量?
我愿化为一株野草
不向功名磕头
不向虚荣弯腰
不向强权屈膝
也不对富贵荣华幻想
只愿默默地用诗的语言
为人间添一点绿

小麻雀
旭日初升
你们成群结队在我门前歌唱跳跃
啄食我施给的小米
何等自由欢乐
你们可知道我心中的悲哀
我的母亲已一去不复返
小麻雀
你飞翔在天空
带个信儿给我的母亲
她的儿子是何等思念
把我的祝福送去
让她脸上的笑容永在

 

褪了色的手杖
——忆母亲
2000年母亲94岁离我而去,
一去不回。
母亲离开曼谷时留下一支木手杖,
我放在床头,每天相陪。
在我的枕边
一支手杖夜夜伴陪
一支褪了色的手杖
夜夜伴陪
它每天带给我的
是永不褪色的回忆——
一九八八年八月二日
八十二岁的母亲
持着这支褪了色的手杖
从千里外的故乡海南
来到泰国的首都曼谷
三个月后母亲返回日夜惦念的故乡
把这支褪了色的手杖
永远留在我的身旁
在我孩提的时候
母亲用乳汁喂我成长
我少年的时候
母亲用汗水把我养大
当我壮年创业的时候
母亲手持这支褪了色的手杖
从万里之外来到我的身旁
将一句句鼓励的语言
刻印到我的心上
当我事业步入佳境
母亲 亲爱的母亲
你却悄悄地走了
我还来不及
报恩
你静静地离开再不回归
母亲呀 母亲
你的儿子持着褪了色的手杖
好像握住你的手 回到你的心窝窝
你的儿子该如何报答你
当花儿凋谢
我的人生终点到来
我会把这支褪了色的手杖
放在我的身旁
当熊熊的烈火燃起
就让这支褪了色的手杖
为我引路
把我带回到你的身旁
像孩提时代那样
永远依偎在你的怀抱

2002年春

给月亮
我不图你的美丽和财富
你相貌平凡也一无所有
我深深爱你深深地爱你
不污染的魂灵纯洁如玉
我对你的爱虽如此遥远
但如银河一样经久不衰
虽然你也会被乌云覆盖
也曾受暴风雨一时掩蔽
你仁慈善良的透明的光
普照大地上的芸芸众生
你没有半点偏见和私心
永不会使爱你的人落空
我对你的爱将永远贞忠
时光将考证我爱的始终

2003年9月11日

孔雀的感叹
我的美丽是祖宗遗传
不能自己选择
我只因美丽才被困
被困在园中供人们欣赏
再美的赞扬也是空虚
不能使我解脱
美丽伤害了自己
失去了自由
我愿变成被人遗忘的乌鸦
带着丑陋飞翔在天空
飞翔天空回归大自然

时光
匆匆而来
又匆匆而去
你带走人间悲哀
也把人间欢乐带走
冷漠无情
生命被你折磨而消失
永不回头
我要把你每一方寸镀成金
填满生命的格子
陪我走遍天涯


 

 

 

根之颂
深深地埋藏在地下
为你的大树输送水分营养
从不抛头露面
也不沽名钓誉
更不留下年轮的标记
只默默向地底掘进
用自己的生命
唱着奉献的歌
鸟儿在你的树上筑爱巢
虫蚁以你的躯体为家
禽兽依靠树遮风避雨
人们在你的树荫下纳凉
欣赏树上挂着的鲜花和硕果
又有谁想到过你
默默地深藏地下的无名英雄
对世界的无私奉献
2001年9月20日

萤火虫
不要蔑视我渺小
我的光划破黑暗
不要低估我的能量
我飞翔在天空
河马再大
只生存在水之一隅
巨大的象
也受制于人 身不由己
而我星光闪闪
快乐地飞翔
自由自在

2002年6月16日

遐想
我骑在黄鹤背上
飞越五湖四海
在茫茫的白云里
寻找
寻找失去的梦
太阳由西边升起
时光在倒流
我回到原来的潇洒英俊
拉着初恋的手
漫游宇宙

2001年9月15日

海鸥
飞翔在云下
静听海的呼啸
滑翔在海上
欣赏云的舞蹈
决不飞越云顶
去追求虚荣
也不与鲸称兄道弟
虽然它是海的至尊
前途没有障碍
生命充满希望
呀 海阔天空
展翼自由飞翔

蝴蝶
—— 一只蝴蝶飞进我的书房
披红挂彩 天外而来
翩翩起舞 神采飞扬
什么趣事令你如此快乐
什么力量使你忘却过去
什么目标指导着你的未来
有时停在《叶甫盖尼?奥涅金》的封面
有时又站在《鲁迅全集》上养神
可爱的 原来你也想当
作家诗人
劝告你还是回归自然
回归大自然
去享受有限生命的自由
不要图恋人间烟火
都是勾心斗角无日安宁

2003年4月30日 深夜

门槛
高高的门槛
是我童年的见证
母亲坐在门槛上
为我缝制开裆的裤
高高的门槛
现在静静地流泪
往日的欢乐已消逝
母亲呵你在何方

无题
不要对着石头唱歌
石头不会欣赏你的歌声
不要伸手去抓浮云
浮云永远不会给你收藏
体验人间的酸甜
用你的味觉
感受人间的明暗
用你的心灵
把你的泪水抹去
把你的悲哀抛弃
让你的歌声
回响在人间

2001年10月27日

生活写实
一群低级动物在开会
气氛沸腾有如无糖浓咖啡
蟑螂拍拍翅膀首先发言
我会飞天又会遁地
白天黑夜春夏秋冬都适应
我是名实相符的英雄
蚯蚓有话要说
我改良土壤造福人群
我不拋头露面 也不沽名钓誉
我才是真正的无名英雄
蜥蜴从天花板向下传声
我为人类消灭蚊虫
使人类免除疾病传染
人类应该赐我勋章
蚊子嗡嗡怒不可遏
这是自由世界 你侵犯人权
你罪大恶极 罪该万死
应该告上世界法庭
乌龟忍着气低声说
你们都是命运多舛活不长
不要图一时得逞争功名
百年后要见我得改头换脸
一条蟒蛇悄悄爬进来
众生一望心虚胆怯
只有乌龟坚守立场
毫无恐惧 处乱不惊
一群小麻雀跳跃在树梢
迎着阵阵春风和花香
悠哉自在 载歌载舞
低声吟诵爱情的诗章

2003年5月11日 在曼谷选举日



傍晚遐想
太阳把地球拋在路旁
背着光环孤独回家
把一片昏暗
留在地球上
我坐在牵挂的门槛
凝望着篱笆围墙
我默默地在期盼
那回归的音响
我看到
倩影在移动
我听到
跫音在逼近
满怀希望
我双手去拥抱
啊 冷峭的月影
飘落在我的身上
太阳把地球拋在路旁
背着光环孤独回家
把一片昏暗
留在地球上

2003年4月29日


辽阔一望无际
四面威风无比
愤怒时波浪万丈
但在沙滩面前
还是知难而退
虽然也占领过陆地
但总是不能跨越界限
不要以为自己了不起
即使发挥到极限
本领也不过如此
我并不羡慕你的宏大
也不梦幻你的神奇
你再威风
我也会驾帆在你头上
在你头上纵横自如

雨夜回忆
夜间的雨水
落在绣花的窗帘上
凉风越墙而过
吹来昔日甜美的回亿
母爱深藏在我心窝
在朦胧的月光下
我依偎在你身旁
紧紧握着你的手
分享温暖的母爱
风从远方吹来
吹不散这雨夜的回忆

2005年8月9日 曼谷





 

 

 

第二部分 组诗
人生组诗

人生
人生是一首诗
充满活力 爱情 欢乐
每一句都闪烁着幸福
每一个字都要留住

人生像一朵花
开放时绮丽灿烂
花也会凋谢
每一时刻都珍贵无比

2001年5月1日


爱的时光
时光一分一秒地消逝
珍惜存在着的一分一秒
时光一去再不回来
把握留不住的一分一秒

让爱像宇宙中的银河
在天际永远闪亮
让爱永远灿烂辉煌
照耀人生的一分一秒

2003年5月17日



开弓的箭不回头
目标在前
嗖 把箭射出
箭不转弯
也不回头

不要去管路边的草的级别
也不必去分析洞外虫鸣的音质
目标在前
向前发射
嗖 把箭射出
开弓的箭不回头

生活
生活是什么
是人生擂台
弱者
低头弯腰躲身而过
只有强者
才能登上擂台高呼
谁能赢我

2002年8月2日


北望神州
北望神州
在那遥远的地方
现在该是插秧的季节
游子日夜盼望
何日归去 何日归去
那是我父母生长的地方
我的祖籍国
那里有我喝过的井水
还有我最爱的人

此刻 松鼠
在窗前的芒果树上
跳跃 寻找
偷吃成熟的果子
榴莲 挂满树枝
发出阵阵幽香
红毛丹满山遍野
刺绣出一片美丽的河山
但都不能吸引我的目光
我依然怀念我的故乡
那里 是我生长的地方
那里 有我最爱的人

2002年3月2日

自勉

百花齐放的艳丽日子
我只是池塘边一草根
不敢忘记自己
我要创造人生奇迹


烈日把地球晒得冒烟
逆境而上 我不在乎
不去保守一口古井
更不去放纸鸢上天


枯叶落地遍地红
乘胜追击 争朝夕
在冰雪封山之前
横越悬崖 攀登顶峰


不为花香鸟语消失而感叹
不在千里冰封的洞中苟安
继续朝目标飞奔
人生又一条好汉
2006年11月3日 曼谷


在高山之巅
我站在高山之巅
站在坚硬的土地上
远眺鲜红的旭日
光辉照亮每一树丛下的黑暗
我的心随着地球运转

我站在高山之巅
乌云在我脚底徘徊
最终落地为雨 没入泥土
狂风呼啸 怒号
显赫一时也失去了踪迹
地震
万兽亡命逃奔
不动我半根毫毛
我一无所惧
站在高山之巅

2006年秋

飞驰在大地 草原
前途遥远
我飞骑奔驰在大地 草原

脱下外衣
让阳光直照
回复从母腹出来的原肤色
戴上耳机
断绝马蹄踢出沙尘的声音
听自己心的呼吸

西方一道彩虹
五光十色在引诱
我不在乎瞬间的美
路旁金子闪闪
我不弯腰回拾
这不是我梦寐以求

马蹄下凹凸不平
不断跳跃震颠
路边的仙人掌开了花
满身带刺
野狼在黑夜嚎叫
我不在乎

前程遥远 遥远
我飞骑奔驰在大地 草原
夜以继日地追求
只是寻找万物的源头
我童年的天真
原始的梦

2006年11月7日


足球的启示
—世界足球赛首次在亚洲举办有感

不分肤色人种
不管来自何方
笑脸相迎 握手问候
排列整齐唱不同的国歌
为了一个幸运的球
竞争智能和力量

人们呀
把地球当足球
用和平代替战争
用宽容代替仇怨
用合作代替对抗
世界将挤满阳光

2002年6月5日

大自然组诗

闪电
乌云做后台
作威作福
把鼠辈赫进了洞
想当霸权统治地球
青蛙昂首鄙视
在偷笑

海市蜃楼
五颜六色
悬挂天边
美丽之极
你在勾引人们注视
但经不起时间考验
只是一瞬

古树
任由风吹雨打
根不动
奈我何
不管白日黑夜
直指天空
依然故我

波浪
一次又一次占领沙滩
精疲力竭
留下片片白泡沫
不进则退
螃蟹横行无阻
鄙视那虚伪的低能

干涸了的田野
苦旱
土地龟裂
禽虫灭绝
地球还在
希望
还在

太阳
把黑暗揭露
鼠辈无地容身
全都曝光
夜不要幻想延长
自然规律
谁也不能对抗
2006年冬季

海啸
天崩地裂人亡
霸权只是在争地盘
谁管?
自然和权力都在膨胀
科技仁心
挽救地球 幻想!


叶黄枯落
主干在支撑
根深深潜藏地下
珍惜时光
经受考验
春天还会回来

火山
用绿叶红花覆盖
呈现一片太平盛世
静静潜伏
一旦发恶
天翻地覆
找不到尸骸


变幻多端
飘浮在太空
没有立场主张
一阵风
落雨化为零

曼谷大街上组诗

路边大排档
一锅汤水 一堆菜
一块猪肉 一锅饭
穷人向穷人讨生活
小贩向神祈求
不是幻想发财
只求天公手下留情
千万不可下雨

乞丐
街边 桥下 路旁
总会听到求乞的声音
真正残障者
要伸出人道之手
也有化了妆的业主(注)
干这行业不须劳苦
只要不被揭发
也分不出真伪
注:一些乞丐有楼房出租

汽车
大大小小 排队跟随
像蚂蚁搬家
要分社会阶级
从这里找
劳斯莱士和奔驰的乘客
绝不是无产者
不管大小和款牌
数量显示了社会繁荣

中秋节日
月饼到处摆卖
卖饼姑娘快睡着了
昨夜月亮蔽匿在乌云中
人们并不关注
今夜月亮是圆是扁
人们也不在意
人们只求明天阳光普照

写于2003年9月11日农历八月十五

的士
跑完大街钻小巷
东望西觅客人
犹如雄鸟在田野找小虫
不停地飞行
不断地寻找
家中妻子儿女在张口
等待中的早出晚归

跨国超市(注)
庞然大物来自跨国集团
独霸城市一方
放出磁场吮吸车辆行人
把城市炒得沸腾
也把小店铺掏空
步步蚕食
弱小者存下残骸
注: 超级市场

电杆上的燕子
绝顶聪明
选择电线为家
与人类分享城市荣华
但也被蒙蔽
以为人类不分彼此是一家
错了 错了
悄悄告诉你
人类没有内争外斗
世界早已是天堂

小店铺
要找安静地方购物
就进路边的小店铺
顾客都被超级市场吸走了
主人在门前等待
在等待
等待超级市场的残汤剩饭
等待最后被跨国超市吞噬

空中电车
像天上的虹
又像山上的蟒
更像空中的立体画
勾画出美丽的城市
24小时的运行
不是为富人服务
论功行赏
首推一等英雄

五星级酒店
要看富人的豪华
去看五星级酒店
要过富豪生活
去享受五星级酒店
可是劳苦人民一年收入
也许不够一天享受
不要埋怨社会不公平
公平就没有五星级酒店

广告牌
大的占有半边天
小的穿孔插空 星罗棋布
都在引诱人们口袋
引诱人们上钩
这是城市的维他命
养育城市的有钱人
与无产者无关

街上卖花的小女孩
冒着生命危险
穿行在飞驰的车群
叫卖一串串的鲜花
太阳把皮肤晒黑
雨水把衣服淋湿
不能等待财神垂顾
为了生活

街边卜卦者
给人指点迷津
自己一辈子守在街边
教人择吉避凶
自己不能发财
也不能摆脱贫困
不是大公无私
先人后己
只是天公无眼
无能为力

家的组诗

台阶
拾阶而上
期待着的是
希望

门前的小麻雀
自由觅食 跳跃歌唱
快活过神仙


不要在树上高歌乐极忘形
危机四伏的是
那贪婪的飞禽

2005年6月8日于曼谷

阳光
东门进西窗出
每日经过
把光暂寄存

庭院的草
忠心耿耿 常年碧绿
任由风吹雨打不变节

铁栏杆
防流浪狗
阻不了小偷
也避不了鼠虫

墙外的芒果
挂树枝上吊在墙外
没有人摘取
只防不速之客——松鼠


放进阳光空气
拒绝蚊子飞蝇

电灯柱上的燕子
古老城市留给栖身地
提防现代的猫
像贪官对财富虎视眈眈

第三部分 十四行诗

啊 你
婀娜多姿
步步趋前
啊 我的天
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温文尔雅
神采奕奕
仙女般的美丽
使我目眩神迷
你随俗平凡
才华深藏
你一句一言
落地有音
你呀 首次遇面
一见倾心

黎明
在地球的另一方
你离我远远
在波涛汹涌的对岸
我从远处眺望
打开你的信箱
看到你的青春
看到你的形像
我心中充满希望
午夜的钟声
把你带到我身边
我把美丽的祝福
送到你窗前
拨开窗帘的黎明
你会拾到遍地的爱情

爱的扎根
你坦言
不虚度人生
你立愿
创造美好的明天
你的真诚
实现你的诺言
你的学问
出众超群
贫困出身
甜酸苦辣的经历
生命充满感情
对人生认真
对你的爱心
深深扎下根

幸福在身边
早上阳光温暖
驱逐昨夜的阴沉
早上天气清新
送来新的一天
你总是那么热情
那么认真
让我们手携手紧紧
创造新的人生
道路广宽
人生多彩
让我们稳步前行
让我们携手向前
把爱奉献
幸福就在身边

今夜月很圓
今夜月很圓
纯洁又透明
像爱你的心
纯洁又透明
静静坐在窗前
三更打响
给身边的倩影
默默写信
你 总是热情
天真
让我们靠得紧紧
让我们携手前进
把爱奉献
幸福就在身边

空中的怀念
一杯红葡萄酒
香喷四溢
多么想你
顺手去拉 人呢
轻轻呼唤你的名字
不在身边
看到你的影子
远在千里
我们的距离
用心串连
心与心
只在咫尺之间
空姐给我的是
最后一张纸

夜未央
我要把心静止
暂时存寄
你用眼睛寄意
虽然你我远隔千里
我坐在月下阴影
心中波浪热滚不停
数天上繁星
量度你离我多远
啊 日子每天
在我的生命
你总时隐时现
鸟已归巢夜已深
扭开床头灯
都是你的照片

爱你永远
你 声音温柔迷人
你 性格豁达开朗
你 人生精彩非凡
你的心怀辽阔似海洋
生命之光明晃灿烂
你神釆飞扬
笑容总是挂在脸上
在我心中永不忘
你是人生的温泉
取之不尽
用之不完
我们要终生陪伴
感谢上天赐恩
爱你永远 永远
2006年冬

第四部分 微型诗

微笑
情人用来求爱
朋友表示亲切
贪官用来防御

劝告
向墓碑咒骂
躺着的僵尸不领情
唱你自己喜欢的调吧

水果丰收的季节
绿叶背景
红、黄、绿、白各种颜色
裸体表演

贪官
反贪演讲满堂喝彩
白日是孔雀
夜里是跳蚤

人生
是否一首好诗
自己写

种子
默默埋在地下
总有出头之日


承担责任严格自律
绝不超越汉河楚界

野心
不能尺量
惟有解剖


昏暗里求助太阳
白日见不得阳光

纸花
鲜艳美丽
进入水 完


用舌去舐丑恶

历史
强权者写的笔记

崖的尽头
海的尽头是崖
崖的尽头是
人生的甜酸苦辣

蜡烛
受苦流泪
牺牲自己
照亮别人


我靠自信没有梦
我脚踏在地球上
不要梦

幻想
金子落在穷人口袋
阳光把蝗虫蒸成肥料
助农作物生长

活着
要活得有用
不是活得长久


久旱的土地祈求
时髦的小姐讨厌

沙滩(2)
海浪功力再大
奈我何

诺言
出自君子金不换
出自小人一钱不值

星星
渺小
永恒


鞭笞丑恶
比子弹还强


蒙蔽一时

棋子
身不由己

泥鳅
圆滑钻营
与姜葱同命运



20吨和20万吨的船
阶级不分
一样照管

权力

说一是二谁敢说“不”
一旦权力消失
谁都说 一是一 二是二


部波破浪
向前
满载着希望

名利
把名利看重如山
自己成了一根羽毛


门锁防盗
脑锁变木偶

雄鸡
向天啼是戴有红冠
时间到也会被宰拜胃神


表演时声响震天
落幕后给人垫屁股


易 难
看走路的人


只锁顽固
不能锁灵魂


舍己为人


灯关上 无踪

雨夜虫声
有的在高歌
有的在低咏
太阳出来 销声匿迹

风筝
昂首摇尾
威风凛凛
命运却在牵线人手上

螃蟹
载着保护壳横行不霸道
横行且霸道的是人


沙滩(1)

默默把海围住
任由波浪冲击
无动于衷

废物
弃置路旁
百年后也不香


远眺一堆土
要比高 请过来

蚊子
给我红包
给你挂彩

时光
不告而辞
把苍老留下

木头
农民手中当柴烧
艺术家手中成古董

阿Q
你的遗传
低能的官最喜欢

黄昏
失去光的后果

海市蜃楼
好看只在一瞬间

第五部分 散文诗


咖啡凉了

四年前的昆明,在那阳光温和的日子,你给我当导游。
你脚步稳健,带领我走向那浪漫的花园餐厅,一个世外桃源,一个
靠窗口的座位,桌子上插着一束鲜花,还放着昨夜一支未燃的红烛。
窗外阳光灿烂,天空明亮,世界多么透明。
你的声音动人心弦,你多么热情
两杯咖啡,香味四溢,浓浓的咖啡转达人间的友谊。
你给我在石林的留影,给我人生历史留下的纪录;
你带领我走在山洞的心脏,与世界绝缘,我步履维艰,你拉着我的手,怕我跌倒;
缓缓前进的吊车,吊在半空,我心神不安,你紧抓我的手,怕我坠落。
那是四年前在昆明,在祖国遥远的南方边缘的相遇偶然。
时过境迁,只是一瞬间,但感情档案总存在人间。
山影还在,地球照常运转,往日的影子消失了,天上的鸟也失去了,
我也回到老巢,但总不忘人间的友情,
我回忆那往日的影子,心的回响,
咖啡凉了,人呢!

2006年秋


我漫步在人生崎岖的大道
——迎2007年新年

76岁了,在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漫步在人生崎岖的大道
绿草如茵,像地毡覆盖着大地。
碧绿的树叶在微风中摇摆,像千百人在排队招手。
天空平静无云,只有飞鸟昂首自由飞翔。
我在清醒而冷静思考人生。
回忆76年走过的路程,追踪那漫长又短暂
波涛汹涌而又无声无息的日子。我想,我想很多很多的往事;
我深深地爱我的理想,我为理想夜以继日奔波,
我所有的收成来自勤奋。
我也回忆那碰钉子的日子,脚被刺破了,
人被推倒了,又站起来;隐隐阵痛我不流泪,顺其自然。
我不计较人生时光的有限,宽容在人生道路上畅通无阻。
我不忽视前面路上的芒刺和陷阱;
不计较那喋喋不休的怨言;
我不去看那笑怒善恶无常的面具;我逆流而上。
我不计较名利,总统也逃不了一死,金山也不能陪葬。
海很大,我的心怀更大。
我用光明磊落,拥抱整个世界。

2006年12月30日

第六部分 游踪追忆

凡而赛宫
我突然看到路易十六
徘徊在十七世纪的宫殿
踏着保存完好的
门前砌石路
走完辉煌的岁月
把鬼斧神工的豪门巨室
留在人间

德国猪腿
慕名而来
踏进门
座无虚席
好不容易
挤出一个空位
先端上一壶德国啤酒
左望 右看
邻座手持一口一口地咬
口水在暗流
天呀 端上一大盘
简直是一件美极的艺术品
不是吃掉而是应该收藏
实在忍受不了肉的引诱
一口咬下香从牙齿渗透
留下永不忘怀

科威特
一个繁荣的城市
建在茫茫的沙漠上
这是智慧和劳动的结晶
不是上帝的赐予

泰国普吉岛的回忆(注)
你用头顶着厚厚的白云
赤脚在雪白的沙滩上徘徊
一步一步的脚印
你在寻找什么?

你在泳池中游来游去
又躺在棕榈树下
低声地唱歌
你在唱什么歌?

人行道熙熙攘攘
你踏着温柔的阳光
脚步缓慢又急促
你的归宿在哪?

亲爱的
世界就是这样狭小和美丽
把你的脚印留下
把你的爱也留下

注:普吉岛是泰国南部旅游胜地

巴黎
高耸的铁塔
凯旋的歌还在唱
一代天骄的王者
还在凡尔赛宫前驱马
法兰西
人类历史的奇葩

意大利米兰
我手持照相机
猎取美不胜收的街景
竹笋似的屋顶
浮雕如走动的墙壁
展示艺术家才华非凡
街边露天的咖啡档
生活悠闲又浪漫
我要把自己融化进
这平静和谐的世界
来 我来替你拍照
这是建了500年才完工的
多摩大教堂
一个金发中年人
把他的友谊也给我留下

纽约
曼哈顿的参天大厦
掩盖不了哈勒姆(注)
地铁涂鸦
显示不出文明昌盛
我在大街上溜达
轻松愉快又心惊胆战
社会富足的磁场把我吸引
但小学生书包里
又何时会射出子弹

注:纽约市黑人聚居的贫困区

中国昆明旅游有感

屋外大字金招牌快餐店
屋内金碧辉煌如宫殿
暗淡灯光下的红木台椅
坐满一堆堆青年
满目乌烟瘴气
光天白日不是用餐
而是聚众打纸牌
年轻人呀
难道你的光阴一钱不值
难道你的生命只是流水浮云
难道你的前途虚无渺茫
难道世界没有你的位置
你在这个地球只是多余
你的前途在哪
你给国家带来多少希望

2001年10月23日于中国昆明

伦敦
曾经无限的骄傲
无限荣光
太阳永不落的帝国
现已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落日余辉
仍然是一个强大磁场
令人向往
令人迷惘



荷兰行

风车在运转
测量着大地的呼吸
古堡的神秘
把人们带进时光隧道
万吨巨轮行驶在头顶
又体现蓬勃发展的新时代
一个用鲜花装饰的国家
美丽 典雅 芬芳 亲切
没有人能相比拟(注)
注:许多歌颂阿姆斯丹的
歌曲中都会有一段歌词
《阿姆斯特丹,没有人能
相比拟》





温哥华

走在街头
食店门口大字写的是
云吞水饺
回到家里
电视讲的是广东语
树一样的绿
水一样的清
人一样的友爱和善
大概这就是
人类理想中的
大同世界

西德汉堡
—— 一个巨人矗立在市中心
一个巨人头顶着云雾
站在车水马龙的街道
手持铁锤
三百六十五日都在敲打
从不停止地敲打
打造出这繁荣的世界


纽约自由女神
你高举火炬
但火种已熄灭
你脚下的河水滚滚奔流
但永远洗不掉贫富的差距
你脚下的草地一片碧绿
栽种的是分等级的幸福


东京
这里街道两旁的空隙
花团锦簇
这里车厢里的乘客
看报读书
街道清洁无尘
行人匆匆忙忙
斯文 礼让
这是国家的尊严 经济繁荣
力量的泉源

在黎敦山上(注)
漫步黎敦山顶
双手拨开薄薄的云雾
一片蓝天覆盖了大地
仙女撒下的鲜花
朵朵在空中飘浮
山下碧绿起伏的林海
小河蜿蜒流淌
一条通天的彩桥
沿山而上
把人们输送到另一世界

深深呼吸仙液似的空气
轻轻移动脚步
踏着似用羽毛编织的地毡
百花竞放的花园
千红万紫
散布着迷幻的幽香
呀 这不是人间
这是人们日夜向往的
世外桃源

注:黎敦山在泰国北部,
山顶有皇太后行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