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歌(中文)
第一輯 生命禮贊

人生
人生是一首詩
充滿活力 愛情 歡樂
每一句都閃爍著幸福
每一個字都要留住
人生像一朵花
開放時綺麗燦爛
花也會凋謝
每一時刻都珍貴無比

野草
你倔強 堅韌
不屈服於強權的烈日
狂風把你吹倒
又爬起來
洪水把你淹沒
你更出人頭地伸出水面
冰雪把你覆蓋
明春你又再生長
是誰給你勇氣和力量
我願化爲一株野草
不向功名磕頭
不向虛榮彎腰
不向強權屈膝
也不對富貴榮華幻想
只願默默地用詩的語言
爲人間添一點綠

螢火蟲
不要蔑視我渺小
我的光劃破黑暗
不要低估我的能量
我飛翔在天空
河馬再大
只生存在水之一隅
巨大的象
也受制於人 身不由己
而我星光閃閃
快樂地飛翔
自由自在
2002.6.16

日曆
滿滿地記錄著人生
一天一天地被撕下
生命的時光
一天一天消失
人也隨著你
一天一天走近黃昏
我不能把撕下的日曆再貼上
我不能把時光轉動倒流
但只願把日曆慢慢地撕下
讓時光慢慢地消失
把生命慢慢地延長
把幸福推到生命的極至
2001.9.14

時光
匆匆而來
又匆匆而去
你帶走人間悲哀
也把人間歡樂帶走
冷漠無情
生命被你折磨而消失
永不回頭
我要把你每一方寸鍍成金
填滿生命的格子
陪我走遍天涯

紅樹林
——泰國普吉島見聞

把根深深紮在海底
把頭驕傲伸出水面
快艇一艘艘擦身而過
任憑波浪衝擊
你矗立不倒
你頑強地生存繁殖
狂風暴雨你不萎縮
烈日當空你不屈服
還把地盤向深海擴展
顯示英雄本色
2001.8.17

高山的風
高山的風
吹南又吹北
東西橫掃
在陽光照耀下
無物阻擋
日間與浮雲攜手漫遊
夜裏與月亮談情說愛
何等自由自在
人間的黑與白
把黑暗吹走
把冰雪融化
把罪惡掃除
把污穢清洗
不是你所能
你只能吹醒人們的夢
把覺醒帶回人間
2001.1.28


冰柱開始涓滴
冬眠的蟲獸已覺醒
候鳥準備啓程回歸
冬 還耐多久
再強的風扭轉不了乾坤
再暴的雨只淋濕了地球
生命的力量不屈不撓
冬 不會永久
2002.6.12

生活
生活是什麽
是人生擂臺
弱者
低頭彎腰躲身而過
只有強者
才能登上擂臺高呼
誰能贏我

木瓜樹
吸收土地上的空氣陽光
一寸一寸向上伸長
艱苦地開花結果
把果實奉獻給世人
吃果的人
欣賞你的外衣和美味
又有誰會牽挂你
給你紀念
你的軀體如此脆弱
你的根底如此薄淺
一陣狂風
會把你連根拔起
一場暴雨
會使你根底腐爛
你倒在人們的腳跟下
吃果的人又有誰憐憫過你


遼闊一望無際
四面威風無比
憤怒時波浪萬丈
但在沙灘面前
還是知難而退
雖然也佔領過陸地
但總是不能跨越界限
不要以爲自己了不起
即使發揮到極限
本領也不過如此
我並不羡慕你的宏大
也不夢幻你的神奇
你再威風
我也會駕帆在你頭上
在你頭上縱橫自如
2001.9.22


烏雲壓頂 雷聲隆隆
暴雨橫掃人間
我站在雨中
享受大自然的愛撫
我不會被雷聲嚇倒
也不會向烏雲低頭
雨即使落個不停
最終還是向太陽屈服
在太陽的光輝照耀下
雨水只能向著海洋流
2002.4.1

自白
我愛太陽
它給人類的光和熱是無償
我愛大海
它波濤澎湃胸懷寬大
沒有一點自私
我愛高山
它塑造品德的崇高
不向金錢和虛榮低頭
把愛的種籽播散
讓生命充實
把美的圖畫展開
讓人生更美
名利的浮雲
讓風把它帶走

根之頌
深深地埋藏在地下
爲你的大樹輸送水份營養
從不抛頭露面
也不沽名釣譽
更不留下年輪的標記
只默默向地底深層伸延
用自己的生命
唱著奉獻的歌
鳥兒在你的樹上築愛巢
蟲蟻以你的軀體爲家
禽獸依靠樹遮風避雨
人們在你的樹蔭下納涼
欣賞樹上挂著的鮮花和碩果
又有誰想到過你
默默地深藏地下的無名英雄
對世界的無私奉獻
2001.9.20


遠遠挂在天際
無論你多麽絕倫精彩
還是要求助於陽光
無論你多麽嬌豔美麗
也不過是曇花一現
我不會對你欣賞
也不會對你懷抱希望
我追求的是永恒的光和熱
2001.9.26

青蛙
風雲乍變
你向有生命者發出警告
雷聲陣陣暴雨如林
你挺身而出 呼聲更響亮
你爲人類清除空間的蚊蟲
卻從不向世間索求
2000.7.15

第二輯 愛的懷念

母親
——十四行詩

你帶著少女的青春和美麗
從農戶嫁入富裕人家
一生可以無憂無愁地生活
享受綢衣美食和華廈
但人生榮華富貴的所有
不是你生活中的追求
你只愛自己生長的鄉下
依依不捨的是自己的祖居
放棄曼谷城市的繁華回文昌老家
重操你的農活 跟著牛尾巴
耕田 下種 插秧 收割
爲了丈夫和下一代
在暗淡的煤油燈光下摸索
默默無聞地過著寧靜的生活
在天災人禍最艱苦的日子
你總是在水塘中撈起一把
無縫鋼管(注)往鍋裏下
用清水煮熟養活大小一家
冬天把衣服補了又補
把我露出腳趾的布鞋縫修
過年時節一塊肉薄如紙
總是在一家人碗間傳遞
貧窮沒有使你彎腰屈服
你沒有悲傷也沒有眼淚
你看目前但想得遙遠
你用愉快心靈純潔的水
用血和汗澆灌你的子女
多麽倔強 堅韌 高尚無比
每天夜幕還末完全拉開
你就提著一籃子更換的舊衣
走向村前彎彎曲曲的小溪
在潺潺的流水中滌洗
你用心靈頂著狂風暴雨
用勇敢抵抗蛇蟲螞蟻
你用竹帽遮擋炙人的陽光
用勤勞節儉驅逐貧窮
你人生充滿坎坷
但你胸懷磊落大似海
你有一股比太陽還熱的愛
一付佛的慈善心腸
路上摘到一串野果可食
也要帶回家中留給子女
爲了實現你的心願 望子成龍
你總是節儉下一分一毫
拿出明天買菜的一分錢
塞入我的口袋給我買書
立志做人 克勞克儉
是你的家訓 也是你的榜樣
有了知識 才有力量
是你的教導 也是你的信仰
家中沒有電燈一片昏暗
我蹲在路燈下讀書
你在煤油燈下孤守
慈母的愛緊緊把兒子抱住
等到夜更打響了四下
你摸著牆邊拉著我的手回家
每想起你 親愛的母親
我的眼淚總要奪眶而出
生前我要養你百歲
要彌補你過去教養的辛苦
但九十四歲你抛棄耳聾目瞎和駝背
走到人生終點再不回歸
你留下一支褪了色的手杖
你的遺産是教導我做人的最大力量
你安詳地躺在父親的墓旁
當花兒凋謝 夕陽降臨
我也要走到人生的終點
我會跟著你的腳印去尋找
跪在你的膝前 吻著你的臉
貢獻我的愛 報答養育之恩
注:通心菜

鍾聲
——憶母親

滴答滴答的鐘聲
把時光一寸寸地削落
也把我從夢鄉中喚醒
推開窗戶
太陽還在夢鄉
你的身影永藏在我的心裏
是你的血汗把我養大
你的愛在我記憶中永在
傾聽著滴答的鐘聲
懷抱著對你的思念
永遠的思念

普吉島的回憶
你用頭頂著厚厚的白雲
赤腳在雪白的沙灘上徘徊
一步一步的腳印
你在尋找什麽
你在泳池中游來遊去
又躺在棕櫚樹下
低聲地唱歌
你在唱什麽歌
人行道熙熙攘攘
你踏著溫柔的陽光
腳步緩慢又急促
你的歸宿在哪
親愛的
世界就是這樣狹小和美麗
把你的腳印留下
把你的愛也留下

 

褪了色的手杖
——憶母親

在我的枕邊
一支手杖夜夜伴陪
一支褪了色的手杖
夜夜伴陪
它每天帶給我的
是永不褪色的回憶
在那一九八八年八月二日
八十二歲的母親
拄著這支褪了色的手杖
從千裏外的故鄉海南
來到泰國的首都曼谷
三個月後母親返回日夜惦念的故鄉
把這支褪了色的手杖
永遠留在我的身旁
在我孩提的時候
母親用乳汁喂我成長
當我少年的時候
母親用汗水把我養大
當我壯年創業的時候
母親手拄這支褪了色的手杖
從萬里之外來到我的身旁
將一句句鼓勵的語言
刻印到我的心上
當我事業步入佳境
母親 親愛的母親
你悄悄地走了
還來不及讓我報恩
你靜靜地離開再不回歸
母親呀 母親
你的兒子握著褪了色的手杖
好像握住你的手 回到你的心窩
當花兒凋謝
我的人生終點到來
我會把這支褪了色的手杖
放在我的身旁
當熊熊的烈火燃起
就讓這支褪了色的手杖
爲我引路
把我帶回到你的身旁
像孩提時代那樣
永遠依偎在你的懷抱

回憶
——在昆明的日子

漫遊在高山的頂峰
白雪覆蓋著黃土
歷史不留下痕迹
我呼吸著大自然的氣息
享受上天的恩賜
順著山勢下游
又是一片新天地
世外桃源 小河淌水
樹叢青翠 溫馨如春
幽谷中沒有人間雜音
只有令人消魂的潺潺流水聲
我輕吻那軟柔的土地
深嘗幽香的清泉
呀 但願青春永駐
不留戀人間煙火
只要回憶日夜相陪
2001.6.4

五月十七日
一支鮮紅豔麗的玫瑰花
一顆比太陽還熱的心
一個純潔如玉的心願
一個共同理想
一首人生最動人的歌
就在這個日子
開始了新的人生
太陽照亮未來的道路
白雲架起彩橋
風輕輕地掃去路上的灰塵
把鮮花鋪滿
我的天之驕子
從世界另一邊姍姍而來
五月十七日
一支鮮紅豔麗的玫瑰花
一段人生難解的迷

雨夜的回憶
夜間的雨水
落在繡花的窗簾上
涼風越牆而過
吹來昔日的甜美回憶
你的母愛深藏在我心裏
在朦朧的月光下
我依偎在你的身旁
緊握著你的手
分享溫暖的母愛
風從遠方吹來
吹不散這雨夜的回憶
2001.10.28

愛~生命惟一的永恒
我把白雲緊緊地摟抱在懷裏
但還是靜靜地無聲溜走
我把陽光鎖在盒子裏
黑夜打開又是一片漆黑
親愛的
只有你的愛才是永恒
你的愛使生命充實
使生命充滿活力
你的愛在我心中永遠 永遠
你的愛是我生命惟一的永恒

小麻雀
旭日初升
你們成群結隊在我門前歌唱跳躍
喙食我施給的小米
何等自由歡樂
你們可知道我心中的悲哀
我的母親已一去不復返
小雀兒
你們飛翔在天空
帶個信兒給我母親
她的兒子是何等思念
把我的祝福送去
讓她臉上的笑容永在

門檻
高高的門檻
是我童年的見證
母親坐在門檻上
爲我縫製開襠的褲
高高的門檻
現在靜靜地在流淚
往日的歡樂已消逝
母親您在何方

故鄉

故鄉
我母親生長的地方
今年椰子又吊滿樹梢
龍眼樹也開花了
菠蘿蜜長得又圓又大
山林依然翠綠
但鳥兒已絕迹
滅四害飛禽走獸失了蹤
故鄉呀 故鄉
我母親生長的地方
即使我母親已不在
故鄉再貧窮落後
我還是深深的愛
深深的愛
我母親生長的地方
我的故鄉
2002.7.18

空中的懷念
白雲隨風飄浮
像海浪又像山峰
天上的聲音
像音樂又像雷鳴
誰把我的心當鼓
敲打得嘭嘭作響
抑制心中燃燒的情焰
靜靜地冥想
仿佛聽到你輕柔的祈禱
在我深愛的鄉土
一束粉紅色的蘭花
慢慢地靠近
慢慢地把愛輸送
2001.8.27


我坐在矮矮的門檻
望著遠處漆黑的天空
屈指數著閃閃耀眼的星星
一片片白雲飄浮而過
一寸寸的時光靜靜地消失
我抱著滿懷希望
耐心地在 等
我們的路程相隔那麽遙遠
但不能把我們的感情分離
我們的心總是緊密相依
讓滿天的星斗作證
我們的心總是緊密相依
我坐在矮矮的門檻
抱著希望
還是耐心地在 等
2001.8.8

送別
你離去
明媚的晴天也隨著消失
強烈的陽光下
降下了冰冷的雪花
花兒謝了
小河不再歌唱
我的心在空中飄蕩
讓我把時光推前
讓我把情感細細傾訴
命運把我倆扭在一起
你到天涯海角
要把我的心帶著

Hold out Your Hand
Hold out your hand
And let me share
Your talent
Intelligence
Beauty
And
Mirth
Hold out your hand
Protract the silent night
And postpone
The approaching dawn
Love
And happiness
Are both in your hand
寻找
在蓝天和白云之间
在森林和高山之间
在沙砾和树根之间
在河水和草丛之间
寻找
我的牵挂 我的爱
宇宙还是无边无际
地球突然庞大无比
深藏着的爱
静静地沉伏
在我的心灵
默默地移动
一股清澈的泉水
穿透世俗的屏障
甜美的歌声唱起
噢 我的牵挂 我的爱

伸出你的手
伸出你的手
让我分享
你的才华
智慧
你的美丽
还有
你的欢笑
伸出你的手
把寂静的夜拉长
把快将来临的黎明
推迟
爱情
幸福
都在你手中
2001年7月25日

星星
为什么你的眼睛盯着我不放
我的青春已逝
我的头发已白
留下的
只是美好的回忆
你知道吗
为什么你的眼睛盯着我不放
让我的梦成真
让我重新拥抱母亲的爱
青春已不再
我祈求的是人生的爱
你知道吗

冬天里的夏天
茫茫的白雪盖满大地
一支玫瑰昂首怒放
把芬香播散在人间
冰块封锁了大江
鱼依然在冰下水中畅游
冬日的寒冷
也有夏天爱情的炽热
冬日的灰暗
也有夏天温和的阳光

Search
Between the blue sky and the white clouds
Between the thick forest and the high mountain
Between the gravel and the roots
Between the river and the grass
I am looking for
My care and my love
The universe is still boundless
The earth suddenly becomes incomparably massive
The deeply hidden love
Is silently latent
And dumbly moving
In my heart
A limpid stream of spring
Pierces through the worldly barrier
There rises the sweet song
Oh, my loveThe Summer in the Winter
The boundless snow covers the sky and the earth
A rose boldly blossoms
And bestrew its fragrance over the land
The ice has locked the wide river
While fishes are still randomly swimming underneath
Only the weak
Beg the reality for mercy
Only the incompetent
Surrender to the reality
The cold of the winter
Also contains love's heat of the summer
The callosity of the winter
Also contains the warm sun of summer
It gives out light and heat
And illuminates the road of life

The Star
Why are your eyes always staring at me
My youth has been away
My hair has been white
What remains
Is only some nice memory
Do you know
Why are your eyes always staring at me
Let my dreams be true
Let me hold mother's love once again
The youth is no more
What I pray for is the love of life
Do you know
第三輯 情感時光

在榴槤飄香的季節
在榴槤飄香的季節
美妙的歌聲翩翩起舞
窈窕的身影走近 走近
不能忘懷的記憶
開始在榴槤飄香的季節
在榴槤飄香的季節
時光的腳步急急匆匆
太陽迷著眼睛
月亮斜著橫看
它羡慕的是什麽
啊 羡慕我擁有的完美人生

友情
伸出手來 朋友
我們攜手並肩
用熾熱的純潔之心
去融化千年的雪山
用真摯的感情
去編織嶄新的生活
帶著知足常樂
遠離這個喧嘩的世界
找尋安寧的世外桃源
讓我們齊聲合唱
用歌聲衝破暗淡的霧露
吻那黎明溫柔陽光的清香
用高尚智慧的水
淋灑美麗的花叢
讓絢爛的花常年開放

北望神州
北望神州
在那遙遠的地方
現在也該是插秧季節
遊子日夜盼望
何日歸去
那是我父母生長的地方
我的祖籍國
那裏有我喝過的井水
還有我最愛的人
松鼠在窗前的芒果樹跳躍
到處尋找
偷吃成熟的果子
榴 挂滿樹上
發出陣陣幽香
紅毛丹滿山遍野
刺繡出一片美麗的山河
但都不會引起我的情趣
吸引住我的目光
我還是懷念我自己的鄉土
我生長的地方
還有我最愛的人

寄語
把愛心扣在胸上
緊緊地按住胸口
把歌聲裝進口袋
緊緊地捏住袋口
人生道路遙遠
但都在一瞬間
世界本來就很美麗
人生總是多彩又多姿
不要忘記
把腳印刻在你走過的路上
把回憶寫在紙上
把愛帶回來

當我們還年青
當我們還年青
我們在阿爾卑斯山滑雪
在阿拉伯沙漠掏金
登上喜馬拉雅山峰瞰視人間
又在太平洋泛舟
我們騎馬賓士在蒙古草原
在萬里長城漫步
當我們還年青
我們駕駛浮雲
環繞著地球自由蕩遊
什麽力量驅使
不是現實的世界
只是夢幻中的愛情
2001.9.18

愛的時光
時光一滴一滴地加碼
愛一串一串地連結
在星辰滿布的夜空下
愛透明如水
在波濤起伏的海洋
愛堅定不移
在深藏的山中
愛堅固如磐石
愛隨著時光在延伸
在生命中延伸 延伸
2002.8.6

昨天
昨天已消失
被黑夜帶走
昨天的黃花已枯萎
顔色已褪
你從昨天走過來
昨天己消失
今天的黎明已經接替
你昨天的悲傷 憂愁
已經過去不會再回
把昨天的無奈放棄
把昨天忘記 忘記

歸心如箭
門前的玫瑰該開花了
芒果已進入成熟季節
還有那矮小的辣椒叢
也該是白花紅果滿樹挂
家 遊子早盼歸去
回到你溫暖的懷抱
天上的星星今夜特別明亮
月亮走到山後樹叢避藏
家裏的燈光隨月亮走
難道你還在夢鄉
家 遊子早盼歸去
回到你溫暖的懷抱
2001.5.12

半夜心聲
你輕輕的腳步
靜靜把我從夢中喚醒
我的心停止跳動
不讓呼吸的聲音把腳步打亂
細心傾聽你的溫情
把夜幕拉高
不讓月光照射你的眼
把心靈靠近
讓時光停下腳步

遐想
我騎在黃鶴背上
飛越五湖四海
在茫茫的白雲裏
尋找
尋找失去的夢
太陽由西邊升起
時光在倒流
我回到原來的瀟灑英俊
拉著初戀的手
漫遊宇宙
2001.9.15

懷鄉
藍天 藍色的天空
像一塊染了色的布
覆蓋了整個大地
白雲一片又一片
在藍天中飄浮
我坐在雲端
俯瞰著地球的每一個角落
遠遠的一片綠野
參天的樹木遍地的鮮花
我找到龍的足迹
那是我出生的祖國
我把雲朵變爲雨水
降下回到我的故里
2001.9.15於海口

相思
白雲疊疊
天空如此寂寞
陽光透過雲的縫隙
看到你獨坐窗前
不停地張望
無數的白晝
無數的黃昏
無數的惦念
無數的夢想
都在你的眼神裏聚集
白雲疊疊
天空如此寂寞
陽光透過雲的縫隙
看到你獨坐窗前
刺繡一片相思

春天來了
一陣陣清風
送來一疊疊喜訊
一股股溫流
帶來生命的活力
春天來了
幸福的種子己萌芽
衝破泥土露出地面
五彩的陽光
繪畫出人生的最美
春天來了
呵 春天來了
邁出健壯的腳步
該是揚眉吐氣的時候
唱出最愛的歌
讚美這燦爛的世界
2002.6.21

消息
風靜靜地從半閉的窗口溜進
無聲也無影
把書桌上一疊一疊的紙
一張又一張
吹落滿地
都是你的來信
月亮悄悄地從樹梢偷窺
憂愁暗淡的光
照亮門前的路
你的腳印依然清晰
這個冰冷酷凍的冬天
仍在期盼著你的消息


一支鮮紅的玫瑰花
在溫暖的春天開放
一陣陣的幽香
散佈在寧靜的人間
花爲愛開放
香融化爲歌聲
填滿生命的時光
我低頭去拾回
滿地的愛
滿地的香
滿地的希望

假如天塌了下來
—— 讀A君來信有感

假如有一天天塌了下來
烏雲壓著心窩頭
只要輕輕地吹風
把那烏雲一片片吹散
昨夜的噩夢已隨黑夜消失
枯黃了的野草
已被野火燃燒
啊 朋友
人間的草原無比寬廣
任由策馬賓士
假如天真的塌了下來
把它裝進袋內抛向雲霄

悼摯友克攻
您是高嶺上常綠的蒼松
歷經風寒而不衰
您是冰山上盛開的雪蓮花
鮮明而豔麗
披荊斬棘的人生
寫下光輝的詩章
長於污泥而不染
譜出人生最美的頌歌
安息吧
您給世人留下的榜樣
下一代會繼承遺傳
您用血汗踏出的道路
下一代會沿著走下去
您樸素高尚的一生
將與日月同在
注:陳老克攻,抗日戰爭時瓊涯縱隊老幹部,1950年4月海南島解放,任海南區黨委宣傳部長,離休前任海南省政協副主席。一生勤奮清廉,忠肝義膽,公正無私。2002年5月1日逝世,享年80歲。

第四輯 生活偶拾

昆明旅遊有感
屋外大字金招牌速食店
屋內金碧輝煌如宮殿
暗淡燈光下的紅木台椅
坐滿一堆堆青年
滿目烏煙瘴氣
光天白日不是用餐
而是聚衆打紙牌
年輕人呀
難道你的光陰一錢不值
難道你的生命只是流水浮雲
難道你的前途虛無渺茫
難道世界沒有你的位置
你在這個地球只是多餘
你的前途在哪
你給國家帶來多少希望
2001.10.23于昆明

燕子自語
我飛翔在廣闊的天空
飛翔在海與雲之間
我把愛巢築在山峰
高不可攀拒絕塵世
我讓歌聲劃破雲層
胸懷坦暢地自由飛翔
盡情放懷歌唱
歌唱大自然的美好
歌唱生命的珍貴
歌唱愛的力量
珍惜時光的分秒
遠遠離開虛僞混濁的世界
離開煙火繚繞的人間
2002.8.10

白日夢
有一天我突然看到
一個清淨如鏡的地球
污穢的垃圾都掃到無際的宇宙
罪惡化爲水流入無底的海洋
世間的貧窮化爲蒸氣
融入天際的浮雲隨風消失
人間的憂愁悲切都被清洗
一去無蹤
我看到一個充滿歡樂的地球
人們在月球把酒當歌
在宇宙隨心所欲
攜雲握雨地漫遊
一條長街從亞洲延伸到歐洲
男女長壽千年
但有一天地球被行星撞擊
化爲灰塵
我的幻想也隨之破滅
2001.9.23

無題
不要對著石頭唱歌
石頭不會欣賞你的歌聲
不要伸手去抓浮雲
浮雲永遠不會給你收藏
體驗人間的酸甜
用你的味覺
感受人間的明暗
用你的心靈
把你的淚水抹去
把你的悲哀抛棄
讓你的歌聲
回響在人間
2001.10.27

警世
——看報對某些貪官被槍斃的聯想

即使囊空如洗
也不應受金錢的引誘
己是禿山溜溜
皇冠也不要戴上
任由雷公壓頂
不要出賣良知
來呀 我給你所需要的一切
爲了尊嚴不要上鈎
保住晚節
寧願赤足奔走在灼熱的石頭間
也不貪圖紅地毯的虛榮
生命的真正意義
是剛直 奉獻 清廉
2002.5.2

到火星上去當領袖吧
你頭上的皇冠
是用無恥的線編織
你身加黃袍
內中全是敗棉絮
溫柔恭順的笑容
只是含毒的餌
對你恭維擁戴的
是一幫奴才
想鑽營出人頭地
竟忘了尾巴拖在地
要當領袖到火星去吧
那裏的岩石不會講話
順著氣流吹風
肯定不會遇到反對
1999.10.18於曼谷

燭光
逆著窗外的勁風
燃熾起飄動的燭光
順著燭光的明亮
尋找人生
空氣在燭光中流竄
光陰也在燭光中靜靜溜走
讓生命也像燭光
把黑夜照亮
2002.8.4

小鳥
夜幕落下
窗外飛來一雙小鳥
亭亭站立在我書架上
東看西望這個陌生的新家
你來訪是緣分 還是避難
拍拍雙翼跳躍到我伸出的手上
吱吱呼叫是饑餓還是歌唱
喙食我喂給的碎麥片
接受我的友善
世界本來就是一家
小鳥小鳥
今夜你就寄宿在這新家
窗外一片黑暗
貓兒在巡迴
這個世界並不平安
黎明的陽光從窗外溜進
小鳥也從睡酣中蘇醒
打個呵欠 伸伸腳爪
拍翼告別飛向樹梢
去吧 回歸自然和自由
2002.7.8

蟬聲
夏天的蟬聲
像一個合唱團在齊唱
但旋律並不優美
像工人抗議罷工
但口號並不義憤填膺
又像集體在埋怨呼籲
對社會不公平的投訴
不管合唱 抗議 呼籲
你們都已估錯形勢走上岐途
把危機四伏的世界認爲太平盛世
自己沒有保衛能力而過度張揚
只有引來飛鳥招致殺身之禍
2002.8.4於曼谷寓所

致武松
景陽崗上
你把吊睛白額老虎打死
爲民除害 成爲英雄
水滸讓你流芳千古
現時代兩條腿的老虎
比四腳老虎危害更大
吮刮民血民膏
貪污國家財富
你施展英雄本領
把暗藏的老虎揪出示衆
十億人民將爲你立碑
紀念在歷史博物館

披著虎皮的狗
勿靠近 會咬人
因爲你空手赤腳戴竹帽
要是你手持雞腿
它會跟你走
只要你心辣手狠
舉起木棍
它就逃之夭夭
2002.5.27

大鱷未死
像一堆褚色的石頭
橫擺在河水之濱
眼睛關閉 嘴巴張大
沈默地等待
等待無知者的餌
自投羅網
蒼蠅在身上繁殖
水蛭在身上寄宿
集一身的污穢
警惕呀 大鱷未死
本性不改 還要吃人
2000.8.5

回頭是岸
——致S君

堂堂男子漢
有奶便是娘
爲了打擊別人——散佈謠言
爲了提高自己——編造故事
爲了恐嚇別人——披上虎皮
爲了個人名利——出賣良知
爲了掩蓋真相——飼養奴才
將來你的墓碑
只有兩個字——可恥

心願
夜空沈靜
只有星星陪伴月亮
玉兔與嫦娥爲伴
天上沒有貧富
沒有爭奪
沒有戰爭
只有和平與安寧
我願與星星爲伍
與玉兔爲伴
遠離這煩惱的世界
我追求的是
人間永恒的愛與寧靜
2002.8.16

賣花女童
不管日曬雨淋
交通紅燈亮起
女童就手持鮮花跑上車道
用手指輕輕敲打冷氣外的玻璃車窗
賣花 賣花
聲音沙啞淒冷
也許女童還沒吃飯有氣無力
也許女童母親生病臥床臉色憔悴
也許女童學費無著落心情沈重
也許 也許
也許天上真的有上帝
也許上帝瞎了眼
也許上帝不想見到窮人的眼淚
2002.8.1曼谷

水牛
龍眼樹蔭下一對水牛
躲避炎熱的陽光在納涼
農田已用機耕
它失業了
嘴中不停地反芻
無憂無愁 悠然自在
水牛呀 水牛
不要認爲人們都善良
會養你白頭偕老
只因你不學無術
沒有學問知識
終有一天
你的肉會擺在餐桌上
成爲美味佳肴
2002.7.19

奴才
世界上最貧賤的東西
莫過於花錢買一個奴才
只要喂他一餐文昌雞飯(注)
奴才就會出面落力奔走
把千夫所指的敗類
宣揚爲蓋世英雄
臭蟲也變成了鳳凰
只要賜予一張廉價機票
奴才就會像只哈叭狗
跟在財主的屁股後到處闖
在珠光寶氣的財主面前
奴才低聲下氣彎腰低頭
但對衣衫襤褸的貧者卻狂吠不已
財主只要放一個屁
奴才都會認爲芬香無比
奴才擅長顛倒黑與白
只要有人肯出錢
因爲奴才本質就是奴才

注:文昌雞飯是以中國海南省文昌市生産的經特別飼養的雞所做的雞油飯和白切雞,是海南的名食之一。
2001.11.26

僞君子
開口仁義道德
滿腹陰謀詭計
臺上高談闊論真理
台下堅持的是
太陽落東方由西方起
溫和恭順笑容可掬
那是表演
以爲人師表自居
但都是騙人又欺己
揭穿畫皮
一文不值

魚缸中的金魚
悠然自在遊來遊去
可是永遠被困在小魚缸內
嘴巴一張一合
無人餵養就死亡
全身金色非常美麗
只是顯示供人觀賞
生命的價值
僅此而已
2002.7.31

生活偶拾
人間的醜惡
謦竹難書
人間的欺詐
層出不窮
我飛越太空
俯瞰大地
用手抹拭太陽
啊 原來明媚的陽光
沒有照到美好的人間

賣鹽者
滿頭白髮
拱肩縮背
挑著一 擔海鹽
沿著香格里拉(注)後街叫賣
也許幸運之神關照
一天把鹽賣完
或許你已走了半個世紀
但這個世界沒有你的影子
注:曼谷的五星級酒店

乞丐
皮包骨的手長長伸出
喉中喃喃乞求救濟
皮膚被曬得黑黑起皺
滿頭銀髮 臉黃肌瘦
地面鋪上舊報紙
坐在天橋人行道
行人匆匆而過
善者向地上的破碗投下硬幣
歹者從破碗中取走硬幣
富者一餐請宴數百萬
當你高舉酒杯的時刻
請低頭看看
世上貧窮和被欺負的人
2002.6.20曼谷

阿鬥
——劉備的兒子阿斗

彪形大漢
沒有思想
眉目清秀
不分青紅皂白
口沫橫飛
儘是胡說八道
要做孟嘗君
可養的是牛鬼蛇神
社稷的分裂
就是因有阿斗
2002.8.6

路邊的狗
——讀香港某些雜誌有感


不是看管羊群的牧羊狗
也不是看門防偷的狼狗
不是緝毒的警狗
更不是整容化妝要去參加選美的哈叭狗
而是整日無聊向太陽狂吠的瘋狗
它向太陽狂吠
不想光明留在人間
它向月亮狂吠
幻想黑夜不要撤走
吠聲哀咽可憐
總討不到正義的同情
它已精疲力竭
還是被人民唾棄在路旁

原來如此
——讀某君詩歌評論,有似進入一個未啓蒙的迷惑世界,有感而作

聲名赫赫
不可一世
皇冠上的珠寶光芒四射
胸前的勳章榮耀無比
天才加天才
天下無雙
人上的人
唯我獨尊
一旦擡上手術臺
經X光一照
竟是象糞製造的薄板(注)
不堪一擊
原來而此

注:泰國養象多,每天象糞數十噸,精明的商人利用象糞製成薄紙板做本子封面或製成鏡框,人造花等手工藝品在旅遊區擺賣,頗受遊客讚賞,銷路很好。

第五輯 遊蹤追憶

凡爾賽宮
我突然看到路易十六
徘徊在十七世紀的宮殿
踏著保存完好的
門前砌石路
走完輝煌的歲月
把鬼斧神工的的豪門巨室
留在人間

荷蘭行
風車在運轉
測量著大地的呼吸
古堡的神秘
把人們帶進時光隧道
萬噸巨輪行駛在頭頂
又體現逢勃發展的新時代
一個用鮮花裝飾的國家
美麗 典雅 芬芳 親切
沒有人能相比擬(注)
注:許多歌頌阿姆斯特丹的歌曲中都會有一段歌詞《阿姆斯特丹,沒有人能相比擬》

倫敦
曾經無限驕傲
無限榮光
太陽永不落的帝國
現已失去往日的光彩
落日餘輝
仍然是一個強力磁場
令人向往
令人迷惘

巴黎
高聳的鐵塔
凱旋的歌還在唱
一代天驕的王者
還在凡爾賽宮前驅馬
法蘭西
人類歷史的奇葩

紐約的自由女神
你高舉火炬
但火種已熄滅
你腳下的河水滾滾奔流
但永遠洗不掉貧富的差距
你腳下草地一片碧綠
栽種的是分等級的幸福

東京
這裏街道雨旁的空隙
花團錦簇
這裏車廂裏的乘客
看報讀書
街道清潔無塵
行人匆匆忙忙
斯文 禮讓
這是國家尊嚴 經濟繁榮
力量的泉源

西德漢堡
——一個巨人矗立在市中心

一個巨人頭頂著雲霧
站在車水馬龍的街道
手持鐵錘
三百六十五日都在敲打
從不停止地敲打
打造出這繁榮的世界

紐約
曼哈頓的參天大廈
掩蓋不了哈勤姆(注)
地鐵塗鴉
顯示不出文明昌盛
我在大街上溜達
輕鬆愉快又心驚膽戰
社會富足的磁場把我吸引
但小學生書包裏
又何時會射出子彈
注:紐約市黑人聚居的貧困區

科威特
一個繁榮的城市
建在茫茫的沙漠上
這是智慧和勞動的結晶
不是上帝的賜予

義大利米蘭
我手持照相機
獵取美不勝收的街景
竹筍似的屋頂
浮雕如走動的牆壁
展示藝術家才華非凡
街邊露天的咖啡檔
生活悠閒又浪漫
我要把自己融化進
這平靜和諧的世界
來 我來替你拍照
這是建了500年才完工的
多摩大教堂
一個金頭髮中年人
把他的友誼也給我留下

溫哥華
走在街頭
食店門口大字寫的是
雲吞水餃
回到家裏
電視講的是廣東語
樹一樣的綠
水一樣的清
人一樣的友愛和善
大概這就是
人類理想中的
大同世界

第六輯 世界中國

明斯克號航空母艦
——2001年12月深圳旅遊偶感

蓋世英雄 威風無比
上可擊天 下可轟海
四面無敵
今天卻像一隻被困的狗熊
靜靜地蟄伏在深圳海邊
讓戰爭在地球永遠消失
讓和平清洗掉人間的仇怨
願你永遠安靜地酣睡
酣睡在深圳平靜的海邊
2002.1.1

中國~我親愛的祖籍國
——聽朱容基總理在第六屆世界華商大會演 講後有感

中國 我的祖籍國
我永遠深戀的熱土
您悠久的歷史
凝結著人類的智慧
您勤勞勇敢的人民
爲您創造奇迹
爲人類寫下最美的詩篇
新世紀的來到
東方的巨龍正在
以史無前例的步伐
向歷史高度跨越
您將給人類帶來一個新世紀
您海外的兒女
爲您高歌 爲您驕傲
2001.8.18寫於海口

足球的啓示
——世界盃足球賽第一次在亞洲舉辦有感

不分膚色人種
不管來自何方
禮貌相迎 握手親切
排列整齊唱不同國歌
爲了一個幸運的球
競爭智慧和力量
人們呀
把地球變足球
用和平代替戰爭
用寬容代替仇怨
用合作代替對抗
生活將會多麽美好
2002.6.5

紐約世貿中心已倒下
——美國紐約世貿中心被攻擊之一

人類的文明正在被挑戰
世紀的標記已受到攻擊
110層的大廈已經倒下
世界和平的泡沫破滅
魔鬼要改寫人類歷史
災難來臨 烏雲密布
鮮血和仇恨正在污染
這美麗的人間世界
是誰把罪惡的種籽播散
用陰謀詭計把魔鬼飼養
是誰爲爭奪霸權而把真理歪曲
讓荒謬伸延 正義消失
是誰吹燃起仇恨的火焰
把平靜的大地變爲火海
歷史將記下人類的醜惡
和永不寧日的仇恨
2001.9.13寫於海口

向魔鬼宣戰  
——美國紐約世貿中心被攻擊之二

魔鬼在張牙舞爪
幽魂在空中飄浮
口中噴出殺人的火焰
要燒燃這個世界
把鮮血染汙大地
把和平扼殺
把人類文明摧毀
不要向上帝祈求和平
魔鬼與上帝同在
仁慈不能改變魔鬼的天性
眼淚只能把魔鬼養大
不向魔鬼宣戰
世界將永無安寧
2001.9.14於海口

朋友 把酒杯放下
——美國紐約世貿中心被攻擊之三

當我們舉杯
爲人類的文明進步
爲祖國的繁榮富強
爲人民的幸福安樂
爲世界的和平
爲美好的未來
舉起杯中的美酒
乾杯
但是 當911降臨人間
朋友 請放下你手中的酒杯
人類新世紀的標記
紐約110層世貿大廈
已被魔鬼攻擊轟然倒下
人類文明已受到挑戰
天下太平的泡沫已破滅
朋友 請把你手中的酒杯放下
2001.9.15

中國要統一
——2000年8月參加來自世界63個國家600多名代表在德國柏林舉行的“全球華僑華人推動中國和平統一大會”有感

秋高氣爽 群英聚會
來自地球64個國家
一股驚天動地的雷聲
反對台獨 統一中國
一個巨大無比的指南針
指著一個方向
反對台獨 統一中國
臺上氣勢磅礴聲音宏亮
台下熱血沸騰掌聲雷響
祖國呀 祖國
爲維護您的領土完整和尊嚴
您的兒女只有一個聲音
反對台獨 統一中國
2000.8.28寫于柏林